东北抗日联军的后勤保障

东北抗日联军一直孤悬敌后,处在强大日伪军的包围之中,抗联战士所处环境极其艰苦,在抗联各军党组织的领导下,军队各级后勤人员,自力更生,发展生产,尽最大努力保障抗联部队作战和日常生活的需要。

一、被服厂

1936年初秋,第五军四团远征军到达汤原县与三军汇合,这时,由于三军急需给部队备冬装,金伯阳和姜新玉被调到三军,参加三军被服厂的组建工作。金伯文担任被服厂党支部书记,被服厂的厂长是三军的陈静之,同志们都亲切的称她“女陈”,她精明能干,使用缝纫机十分熟练,最初被服厂只有于桂珍、于袖珍、于延秀、王正平几人,后金碧容、张景淑、张照淑、洪明淑、朴景 淑、金玉善等十四五人也加入了这个团队。

被服厂的厂址选在离三军军部约几十里以外的深山老林中,原来那里有一间小木屋,战士们就在小木屋旁边搭起了一个简易的木房子。当年,被服厂就是在没有敌情、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情况下开工生产的。被服厂里的女同志,大多数都是从小参加革命队伍,基本不会做针线活。会做活儿的只有厂长女陈,她不但会做,还会裁剪,因此,被服厂的衣服都是由她用纸画出样子,分大、 中、小三个尺寸,然后由其他人照猫画虎的裁、做。当时做衣服是先将白布用黄菠萝树皮、柞树皮 水煮后将白布染成黄绿色的布,然后裁成衣服,再由其他人分头絮棉花、行线、缝合、锁扣眼等。 这样的流水作业,速度很快。被服厂仅有一台缝纫机,因来之不易,大家都把它当宝贝,特别加以保护,平时只有陈厂长一人可以使用,其他人不得动用,以防止弄坏影响任务的完成,所以大家主要是靠手工缝制。被服厂的姑娘们做活的积极性很高,白天干一天,夜里围着火堆接着干,没做过,缝不好就在小布块上反复练习,大雪封山后,女战士们不惧严寒,在室内燃起火堆,不停地赶制军装,成堆的棉花、布料,都制成了一件件崭新的军装。1937年初春,赵尚志命令除留少部分同志看守已经做成的军装外,其余同志调到其他部队工作,陈厂长也被调到地方工作,此后就由金伯文担任三军被服厂厂长,当时留下的还有王正平、于颜秀、于秀珍等同志。

六军的被服厂厂房主要设在帽儿山,厂长是裴成春,还有李在德等老队员以及夏嫂(六军军长夏云杰的夫人)、夏志清(夏云杰的女儿)、李桂兰、穆书勤和李敏等人。六军的被服厂就设在密营 里,密营的前哨卡有一支二十来人的队伍负责保卫工作。

六军的军服基本上有两种颜色,军绿色和用树皮染成的土黄色,后来六军在攻打汤原县城后缴获了一大批军用布和黑色、藏青色的布料,用这些布料,在秋天制作成棉服和棉军帽。1936年、1937年六军的军服有了统一的式样设计,基本上是中山服的样式,在每个衣兜的中间折两折,分别轧上两条明线。军帽是由六片拼成,前面带舌,上面红星和顶部有一个三公分高的“疙瘩”,顶部漏出一个红尖。冬天制作兔皮帽,兔皮是从山上猎民那里收购来的。此外,六军还制作过军、师、团的军旗和子弹袋、机枪套、帐篷、挎包等军需用品。1938年后,六军服装帽颜色、式样比较杂,做不到统一,主要是布料不足、队伍的活动离后方远以及敌人封锁等原因。

二、电讯学校

1936年7月,根据抗联总司令赵尚志下达成立电讯学校、培养抗联通讯人才的命令,曾在苏联学习无线电技术的于保合率马玺贵等9名战士和1名炊事员来到巴浪河(现为伊春市铁力市朗乡镇朗乡林业局施业区新东林场场部院内),搭建校舍、掘井买锅,利用在老钱柜战斗中缴获的一架电台,办起了抗联唯一的电讯学校。于保合任党支部书记兼校长和教官,马玺贵任学员队队长,协助于保合工作。学员有三军司令部少年连的几名战士,史治国、宋秉华、李云龙(朝鲜族)、小曲,六军的孙国权,独立师的吕文海、小李、小张,还有炊事员王把头。

8月下旬,电讯学校正式开课。学校共开设三门课程,技术课、文化课和政治课,由于学员文化水平偏低,识字不多,学历最高的是初小,所以,要讲无线电技术还需补文化基础课。技术课分两部分:三分之一讲电学、电工原理和使用无线电报常识,三分之二进行收发报练习和国际电语练习。政治课是每天一小时,学员们学习都很努力,正式开学三个月后,赵尚志提出将电讯学校与伊春的抗联总部政军学校合并。1936年12月,电讯学校的教官、学员背上器材和行军给养,在第三军第六师师长张光迪的带领下,来到设在伊春的东北抗联总部政军学校。

此后,这9名学员除了继续学习技术课和文化课以外,也要和其他学员一起学习政治军事课,直到1937年2月结束。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电讯学校的成立,不但为抗日联军各部培养出一批无线电人才,在以后战斗中缴获的无线电器材也能大有所用,很大程度改善了抗联的通讯联络。

三、政军学校

政军学校是1936年初攻克老钱柜后建立的。学校共有学员100多人,都是从各军、师、团调来的连排级干部。校长由赵尚志亲自兼任,第一任教育长是李兆麟、第二任是侯启刚,秘书长是张文廉,政治教员有张德、雷炎、张文廉和于保合。主要课程有军事课和政治课。军事课主要是教员们以其亲身经历的战斗为实例,总结经验教训,互相学习,交流作战经验。政治课主要学习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理论,学习巴黎《救国时报》及中国游击活动情况的材料、东北游击队活动的材料和消息,还有莫斯科印的中国书籍和《共产国际》刊物等。

政军学校内还开展许多有益的活动,如文娱活动,有时唱歌、朗诵诗,有时演出教员们编的话剧,还经常开支部会、小组会及民主生活会。政军学校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培养出许多优秀指挥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奠定了人才基础。

随着抗联部队的不断发展和抗日游击区域的日益扩大,仅靠教导队培养和训练干部,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各地区、各军陆续办起了政军干部学校。第二军率先办起了随营学校,对干部进行短期培训,第二路军在下江地区、第十一军在桦川县七星砬子也相继建立了政军干部学校。

此外,抗联各军还创办了印宣传品和文化课本的小型印刷厂,为各级党委和部队印刷大量的报刊、传单、标语及其它读物,为宣传党的抗日政策、活跃军民文化生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兵工厂

为解决部队急需,抗联各军还组织军工生产,设立了制造生产子弹、手榴弹、地雷、土炸弹等简易军械的小型兵工厂。抗联各军不仅能制造五六磅重的土炸弹,还能修理各式步枪、子弹、战刀和单发手枪。

1936年,东北抗联独立师正式建立不久,师长祁致中(后为抗联第十一军军长)创建了兵工厂,地址选在七星砬子山,此山地形隐蔽,敌人很难发现。他们找到原奉天兵工厂等厂的工人作为技师,进行武器研制,七星砬子兵工厂的工人们经过反复研究,成功试制出一种手枪——带机头的撸子,俗称“匣撸子”。枪面上的漆是用豆油烧烤的,由于是初次生产,一开始仅生产出10多支。此后, 工人们又试制出自动冲锋枪,这种枪性能好,但生产效率不高,造一支枪需要很长时间。随后,工人们还在修理缴获的三八式轻机枪时研制出一架直把轻机枪。

当年独立师分别在3处密林深处建起了3个车间,一个是造枪车间、一个是弹药车间,都在老道沟,第三是在小白砬子的修械所。为解决动力电,他们在山里修筑了一条小水坝,以水轮带动发动机发电。水源不足时,就把大铁轮安装到木架上,挂上皮带,4个人轮换摇动,带动机床运转。对兵工厂来说,修枪和造枪的原材料最难解决,因为一般钢铁不能造枪,需要特种钢材,七星砬子山兵工厂的工人们只能从敌人手中夺取。

这些工厂虽然规模小,设备简陋,生产力低,但在当时艰苦的游击战争环境中,在供给军需、 支持战争等方面也起了重要作用。

1937年,日伪发现了七星砬子山里有抗联密营,便加紧进行破坏。由于叛徒告密,当年秋天,日伪军400余人向七星砬子山进犯,为避免损失,战士们将机器拆开埋藏起来,或转移到其它地方。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又将机器安装好,恢复了生产。就这样,日伪军虽多次对兵工厂进行破坏,但每次都遭到独立师的沉痛打击,兵工厂一直坚持生产。1939年,日寇为摧毁七星砬子山的抗联密营,调集3000多日军向七星砬子山猛烈进攻。守卫兵工厂的80多名战士与日军进行顽强的战斗,战斗持续三天三夜,最后日军竟然释放毒气,守卫兵工厂的战士、工人在战斗中全部牺牲,兵工厂惨遭破坏。

五、战地医院

1938年开始,抗联在各地的后方基地、医院、工厂也遭严重破坏。抗联部队长期缺医少药,但军队各级还是采取多种办法,解决官兵疗伤看病问题,一是随队治疗,较大的部队有随军医生,他们用中草药制成膏药和药粉给伤病员服用,二是住院治疗,各军都有后方医院,较重的伤病员尽量送医院治疗。三是在群众家中治疗。有时战斗紧张条件不允许就将伤病员秘密安置在群众家中养伤,待伤好后再归队。四是自行疗养,伤好后再归队。平时,部队也要求战士们注意防病工作,讲究卫生,养成好习惯,平时也会教授官兵们必要的救护方法,以此来解决抗联医疗保障问题。

 

 

 

 

上一篇: 第三路军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