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的战略战术

作者:王惠宇

中国共产党创建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以下简称抗联,其前身为抗日游击队、东北人民革命军)是东北抗日战场上的主力军。在长达14年的抗日斗争中,东北抗日联军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战略战术。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对抗联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并坚持到抗日斗争的最后胜利无疑起着重要作用。在以往的研究中,对此问题只是偶有涉及,没有深入探讨抗联的战略战术形成、发展及其在实际斗争中发挥的作用,本文拟就此作一简单论述。

从战略上来看,抗联处于防御地位。这是由东北抗日战场的双方力量对比决定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以举国之力向中国东北发动军事进攻,并很快拼凑起伪满洲国,组织大批伪军警帮助日军镇压东北人民的抗日。而抗联在1937年达到全盛时,人数不过三万余人,同敌人相比,始终是少数,并相差悬殊。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敌人,抗联只能处于战略防御中。这就决定了东北抗日战争必须采取游击战争的形式。抗联指挥员在长期对敌斗争中,逐渐形成比较完善的游击战争的战略方针与战术原则,在对日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中国,游击战的本身,不只有战术问题,还有它的特殊的战略问题。” ①游击战争具有“战略的集中指挥和战役战斗的分散指挥”的特点。“战略集中指挥包括……每个游击区或根据地里面对全区抗日武装的统一指导。” ②抗联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各抗日游击队成立后,中共满洲省委对其战斗紧密关注,对其采取的战略战术予以指导。

游击战的战略任务主要是袭击和削弱敌人,配合正面作战,其主要的斗争形式是破坏敌人后方交通通讯,断敌补给,夺敌辎重与仓库,扰敌后方,牵制吸引敌人。在战争的不同阶段,抗联的战略方针也有所不同。

东北抗日战争初期,抗日游击队主要的作战目的是消灭敌人,是“防御战中的进攻战” ③。中共满洲省委在给磐石游击队的信中指示:“目前游击队应当坚定的采取进攻袭击的战术,来开展游击战争。”④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开始,抗联的战略任务则是“牵制日贼主力,扰害日贼后方”⑤,配合关内的正规战争的意义十分明显。抗日斗争进入困难时期后,抗联确定了“以保存实力为主,逐步收缩”的战略方针,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战略是否能够实现,有赖于能否正确运用战术进行作战。抗日斗争初期,各抗日游击队缺乏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开展游击战的正确指导思想和作战方法。在军事上,多采取攻坚战,以主动进攻敌人城镇、院围为主。“成千成万的反日游击队到处蜂起,他们时常是在攻城掠地,譬如最近东宁、绥芬河、宝清、虎林、安图、东京城、东丰等等城市被反日游击队占领,许多主要交通线,东铁、南满、北宁、吉海、呼海铁路等等被袭击与断绝交通。”⑥由于硬打攻坚,在遭到敌人进攻时只是被迫抵抗,几乎没有袭击和反攻作战的能力,这就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子弹耗费,尤其是游击队领导干部的牺牲,使各支队伍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1932年10月,巴彦游击队袭击东兴设治局,由于领导人缺乏对敌斗争经验,没彻底清除城内守敌,设岗不严,敌人乘机挑动红枪会和地主武装反扑,游击队遭到内外夹击,激战三天,被迫退出东兴城。游击队主要领导赵尚志、夏尚志负伤,牺牲30余名战士,队伍受到重大损失。

采取攻坚战,还暴露了自己的力量,为敌人的进一步“讨伐”创造了条件。

抗战初期,游击队采取打硬攻坚的战术,这是由当时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斗争策略决定的。1932年6月,中共临时中央在上海召开“北方会议”,会议制定了“左”倾错误路线,改组了中共满洲省委,不但在政治上、思想上给东北各级党组织造成了混乱,而且在战略战术上,要求游击队主动进攻,以致游击队不顾敌我双方力量对比,盲目主动出击,即使取得一定的成果,往往自己也付出巨大代价。另外,游击队创建之初,武器装备少,又缺乏优秀指挥官和作战经验,这些都导致其在初期的斗争中遭受很大挫折。

1933年1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给东北党发出《一·二六指示信》后,“左”的错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纠正,中共满洲省委逐渐意识到游击战术的重要性,在给各地党组织和游击队的信中,多次指示一定要运用游击战术。1933年7月,满洲省委在给磐石中心县委及南满游击队的信中就指出:“游击队在目前……还是应该善于运用游击战术,绝对要肃清保守与死守硬御与硬打的现象,应该坚决的采取袭击截击打尾子,诱惑敌人的前线,扰乱敌人的后方,视敌人最弱的地方,予以致命的打击,消灭或动摇敌人某一部分,以牵制敌人整个的军队与军事行动。”⑦根据满洲省委的指示,磐石中心县委调整制定了新的对敌策略:“第一,好好调查敌人的来往和驻扎的地点,突然袭击,争取胜利,给敌人以严重打击。第二,扰乱大批敌人军队的后方,断绝敌人交通,给予敌人动摇。第三,避免敌人前方,袭击敌人的后方,使他前后方混乱,引起敌人中的冲突。第四,袭击敌势较弱的地方,取得胜利,肃清走狗。第五,遭到敌人进攻时,我们必须以反攻的袭击战术,来袭击他们。第六,消灭敌人的军事地带,指使附近农民做扰乱的工作。”⑧同年10月,日伪军对磐石、伊通、桦甸等县游击区和根据地进行“大讨伐”。刚刚成立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采取避实击虚、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伺机打击敌人。当日伪军围攻玻璃河套根据地时,独立师便准备攻袭西吉昌子,在根据地周围打击敌人,迫使敌人从根据地撤军,但因日军抢先进占西吉昌子,独立师便放弃原定攻镇计划,转攻磐西伪军营地。

1934年,满洲省委对斗争形势进行研究总结,在指示各游击队“选择敌人的弱点给以严重打击,从各个击破敌人的战略上去粉碎‘讨伐’”⑨的同时,还指出情报的重要性,要求各部队在有确实情报的基础上,有计划地进行游击活动。“游击队的行动,必须有严格的周密的军事计划,一切儿戏战争的轻举妄动及冒险攻坚、持久战、剧烈战、轻敌等,不适合游击战术的行动,应当坚决纠正。”⑩虽然“游击战争的基本方针必须是进攻的,和正规战争比较起来,其进攻性更加大些”,但“这种进攻必须是奇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