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路军抗战

1936年1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四团扩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七军,夏云杰任军长,李兆麟任政治部主任,下辖4个师。2月,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改编成抗日联军第五军,周保中任军长,柴世荣任副军长,胡仁任政治部主任,下辖3个师。3月,东北抗日同盟军第四军改编成东北抗联第四军,李延禄任军长,黄玉清任政治部主任,下辖4个师,3个游击团,8月,依兰县土龙山农民自发武装民众救国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八军,谢文东任军长。此外,1937年冬,东满反日抗日义勇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汪雅臣任军长,全军由数百人发展到千余人,经常活动于舒兰、五常、苇河一带,配合第三军作战。1938年1月15日,中共吉东省委正式将第四、五、七、八、十军组编为抗日联军第二路军,周保中任总指挥,参谋长崔石泉,副总指挥赵尚志。

抗联第二路军,从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频繁出击,以积极的战斗打破日伪军冬季大“讨伐”,发展了吉东、吉北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大好形势。

1938年初开始,抗联第二路军进行了英勇的反“讨伐”斗争,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而日伪军的疯狂进攻和严密封锁,使抗联部队的境地越来越艰难。为粉碎敌人企图将活动在松花江下游地区的抗联部队“聚而歼之”的阴谋,打通与活动在东南满抗联第一路军和挺进到热河的八路军的联系,中共吉东省委决定第二路军第四军和第五军一部向西部的五常、舒兰一带进行西征,开辟新的游击区。抗联第二路军的西征历时5个多月,期间,西征军攻袭了许多日伪据点、“集团部落”、破坏日伪军事设施,打击了敌人。但由于敌我力量相差悬殊,西征队伍经常遭到敌人的尾追堵截,抗联第四军和第五军也遭受了严重损失。

一年多来,抗联第二路军在吉东地区的反“讨伐”斗争中,与敌人进行多次英勇顽强的战斗,特别是第二路军总部及第五军部队在依兰、方正地区;第四军和第五、七军联合部队在宝清、富锦;第七军部队在虎林、饶河,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反“讨伐”斗争,有力打击与牵制了日伪军,配合了第二路军主力部队西征。

一、桦皮林场战役

中共珠河县委根据当时抗日斗争发展的需要,认为:虽然大部分抗日山林队和其他抗日武装被日伪打败,但五常县、南山区的抗日游击根据地不能丢,以此来壮大抗日武装力量,进一步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并指示汪雅臣率领的第八军仍然坚持在五常地区进行抗日游击战。

1936年8月的一天,汪雅臣率领的第十军主力部队来到五常县西南的桦皮林场,发现有200多名日伪军在此处宿营,警戒并不十分严密。汪雅臣遂当即决定兵分几路,悄悄摸进敌人宿营地。借着树林和黑夜的掩护,战士们在汪雅臣带领下,悄悄向睡梦中的日军逼近。午夜时分,战士们冲进敌人宿营地,睡梦中的日伪军根本来不及反应,束手就擒。十军战士乘机将日伪军在营地里的弹药和军用物品集中起来,在日伪军还未重新集结的时候,迅速转移。随后,纠集在一起的日伪军警派出多路人马,四处搜寻十军踪迹,而此时十军则隐蔽在山林中休息,等待消灭这股敌人的时机。

汪雅臣派几名战士跟踪日伪军,在确定其行动的方位和驻扎营地后,决定对日伪军进行第二次打击,并制定出作战方案:部队分开行动,将日伪军分割成几段后,各部一齐开火,使其在混乱中不能首尾相顾,而十军则在给日军以有力的沉重打击后快速撤离。任务下达后,各团便分头行动,向敌人的宿营地展开攻击。十军将士包抄到敌人营地附近后,悄悄向敌人逼近,刹那间,步枪、机关枪和手榴弹在日伪军营炸开,接着其他各部也从山林冲入敌营,将日军分割成数段后聚而歼之。日伪军慌乱中四处逃窜。第十军缴获武器弹药后,迅速转移到九十五顶子山的密营中进行休整。汪雅臣所率领的第十军在桦皮场的两次夜袭战,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

二、莲花泡战役

1936年初,日伪将绥宁抗日游击区作为重点,集中兵力进行大“讨伐”,面对严峻形势,抗联第五军军部率3个团留在宁安老游击区坚持斗争,主力分别向中东铁路东段南北地区转移,开辟新游击区。

1936年2月中旬,根据吉东党委和五军军部指示,二军第一、二、三团逐步向镜泊湖及宁安西南转移。2月下旬,该师各团在距宁安县东京城30余里的吊水楼西北地区休整。日伪军步兵第27团第三营,和驻二马蓬河伪骑兵第33团,从西路向莲花泡扑来。这时军部接获东京城日伪军即将出动的消息,第一师遂以莲花泡(黑龙江省密山市)为中心进行部署;第三团在东北占据石滩,对东京城方向进行警戒;师部宣传队和第一、二团驻莲花泡北面。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2月27日夜,驻东京城的日军和伪军二十七团第三营向莲花泡秘密前进,伪军骑兵第三十三团自东京城向马莲河出发,并向吊水楼以北地区迂回,准备包围第五军第一师部队。2月28日拂晓,日军先头部队进至莲花泡东石岗子屯,第三团前方警戒部队随即开展攻击,日军攻势甚猛,激战两小时,我师部及第一团驻地亦受敌人围攻。激战至下午,五军第一、三团大半被日军包围,第二团反击屡遭挫折。日军又开始炮击,还使用了化学武器,随后日军戴上防毒面具步步向我军逼近,战斗陷入不利情况,第五军一师虽多次展开攻击,但屡受挫折,下午,师部下令各团迅速分路突围,第一师主力撤出战斗后,掩护部队撤退的第二团四连马连长率领的十九名战士还陷在日军包围中,马连长命令战士停止射击,隐蔽潜伏,日军军官林田中佐指挥日军搜索,马连长突然开枪射击,将其击毙,其余战士也英勇拼搏,但终因寡不敌众,马连长及战士们壮烈牺牲。莲花泡战役,我军阵亡62名,负伤45名。战斗结束后,地方抗日救国会代备棺木,因为敌人肆意毁坏抗日联军战士遗体,后仅埋葬了42具尸体,这就是后来被传颂的莲花泡防御战之四十二烈士。

从1937年初开始,抗联第五军各部在军部的直接指挥下,以依兰、刁翎为基地,主动出击,展开新的战斗,予敌以很大打击,其中最著名的战役有大盘道伏击战及攻击依兰县城的战斗。

三、大盘道伏击战

1936年5月以后,日伪对绥宁地区的“讨伐”更加残酷,集结重兵不断向抗联第五军活动区域进攻。除归屯并户外,还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反满抗日分子”,为摆脱困境,周保中率军部和教导队于9月初由宁安西区向东转移。9月25日在宁安泉眼头召开第二、五军干部会议,决定周保中率领第五军军部和教导队北进,同第一、二师主力会合。第五军一师3团、二师6、7团、警卫营2连和第二军2师留守道南,坚持绥宁老游击区的抗日斗争,并在宁安成立第五军军部留守处,负责指挥道南留守部队,会后,军部和第一师转移到以刁翎为中心的牡丹江下游地区。

1937年初,五军主力在牡丹江下游的刁翎根据地活动。驻后刁翎街的日军向林口调动兵力,要当地群众出马爬犁200张,地方救国会立即将这一消息通知我军。五军军长柴世荣就收集的情报分析认为:驻后刁翎日军有700多人,向林口最多调动一半兵力,如果这种情况,有七八十张爬犁就已足够。现日军要调用200张爬犁,一定是输送军用物质。故柴世荣立即决定打个伏击战,经勘查,柴世荣决定将伏击地点设在刁翎和林口间的大盘道山上。

1月27日夜,柴世荣率领第二师第五团、军部警卫营、青年义勇军和妇女团,自徐家屯附近秘密出动,次日早到达大盘道山上隐秘待敌。柴世荣亲自部署:第五团及警卫营占领大盘道两旁柳条沟和山坡上的隐蔽阵地,军部和青年义勇军、妇女团负责控制大盘道背面蛤蟆塘山区域。伏击准备就绪,这时,天气骤变,战士们忍受着刺骨的寒风潜伏在用冰雪筑成的隐蔽体内。从上午7时到正午,也不见日伪军踪影,直至中午,四十五名乘坐马爬犁的日伪军终于出现在弯曲的公路上。日伪军冻得缩手缩脚,顾不及警卫搜索,当日军乘坐的马爬犁进入伏击圈内,我军指挥部发出进攻信号,顿时枪声大作,日军遭此突然袭击,人仰马倒,乱作一团,只有少数日军仍在顽抗,战士们端着刺刀冲出阵地,许多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毙命,此战缴获马二十八匹、无线电一台,子弹5000余发,第五军战士趁机下山冲向敌人,激战到下午4时,战斗胜利结束,日军官兵全部被歼灭。青年义勇军和妇女团的战士生俘日军28人,夺取敌人全部轻重武器和皮大衣、钢盔、弹药,粮食辎重等。这次战斗极大鼓舞了该地群众的抗日热情,同时,警卫营一个连、青年义勇军、妇女团和第三团、第五团的两个连用缴获日军的物质武装了自己的队伍。

四、攻打依兰县城

为加强吉东、北满地区各抗联部队的团结和协同作战,在周保中倡议下,1937年2月21日在抗联第九军军部洼洪召开会议,与会者有抗联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第三军代表北满抗联哈东办事处处长李熙山等,会议商定联合攻打依兰县城。

依兰是松花江下游一座著名古城,是日伪在松花江下游军事物质集结地。依兰县城不仅城高墙厚,易守难攻,而且距县城百余里的双河镇还驻守着一支400多人的日军,若稍有不慎,攻城的抗联部队必腹背受敌。1937年3月,日伪对依兰、勃利地区长达4个月的“大讨伐”后,军队士气低落,疲惫松懈。而驻扎在依兰、勃利地区的日军也开始向牡丹江和佳木斯两地撤退。据依兰地下党组织提供情报,驻扎在依兰县城内的日军约有700多人,伪军22团约500人,位于依兰、勃利两县之间的双河镇有守敌700多人。周保中根据当时形势认为“敌分我合,敌进我退”的时机到来。于是,周保中制定了袭击依兰县城,并诱使双河镇敌军出援,中途伏击的作战计划。3月10日开始行动准备,18日抗联二路军总指挥部到达马家大屯南沟。第一纵队、独立支队均隐蔽于指定集合地点,开始封锁消息。总指挥部下达作战任务,指示:第一纵队于19日上午3时在苏格屯附近集结,下午3时向依兰东南团山子倭肯河东方向佯动,十九日夜间强行军,再从倭肯河东岸依兰南方急速隐蔽转移,预定在新卡伦(小河沿中间地区),利用复杂地形,埋伏设兵,伏击由双河镇北进增援依兰的敌人,予敌人歼灭性打击。

3月20日午夜,五军独立支队由牡丹江东岸小山咀子进至依兰城东北郊,沿倭肯河岸占领阵地。

21日午夜1时,攻击开始。五军主攻部队首先以南大营驻地为目标,攻击前进。因得到伪军二十二团地下工作人员的内应,首先突入城西北防所,将伪军一个排缴械,然后从城西北和西南向驻守在大营南边的伪军围攻。此时,独立支队从倭肯河岸向城东攻击前进,围攻驻守东火磨的日军。激战至21日晨6时,城区大部为五军占领。7时,我军逐渐分别向城西、城南撤退;主力纵队及第五军和第九军军部急速撤到牡丹江西岸、马家大屯一带,利用复杂地形隐蔽埋伏。其余半数骑兵半数步兵为掩护部队,佯作散乱仓皇撤走模样,诱使敌人出击。10时左右,日军骑兵260余人,果然出城出击,进入马家大屯东南倭我伏兵线内。我方主力纵队在攻城及设埋伏战斗中,发出猛烈火力,敌人措手不及,经两个小时激战,日军被全歼。

攻城部队围攻依兰时,双河镇日军闻讯,以三分之二的兵力约400余人出援,其余守备双河镇据点。日伪军20日黎明出发,沿公路急行军。抗日联军五军二师师长王光宇按预定计划,将部队隐蔽至敌军必经之路。王光宇师长所指挥的第二纵队,于二十日3时即到达新卡伦西北方小河沿附近的预定作战地点,选定公路两旁的有利地形,开始堆垒积雪,掘筑暗沟,埋伏设兵,下午2时,我伏兵沉着隐蔽,放过日军先头尖兵约五十余人,日军后续部队大胆行进,闯入伏兵线内。五军二师部队在公路西侧隐蔽阵地突然出现,齐集火力向敌人猛烈射击,沿着公路仓皇应战。日军失去指挥控制,秩序极度混乱,完全暴露在公路线上,前面刚通过的尖兵曾占领一小山向我军射击,在八军军部的猛烈打击下,日军拼命向北逃去。经两个小时激战,毙敌二百八十五人,其余十余人负伤被俘,日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受重创。

这一连串的胜利,打乱了日伪春季大“讨伐”的部署,扩大了抗联的政治影响,打通了我军通往图(门)佳(木斯)铁路以东桦川、富锦的交通联系,使部队本身增加了新建制,而且装备一新。

五、小孤山战役

抗联五军三师根据第二路军总指挥部的命令,一直在原地开展反“讨伐”斗争。1938年春,敌人派出大批日伪军及伪兴安军分路进攻富锦、宝清境内的抗联密营。伪兴安军是日本在伪兴安省专门训练的一支骑兵部队。1937年末,为加强围歼抗联部队的军事力量,日伪将这支骑兵队调到富锦、宝清一带。这支伪军部队善于骑射,凶狠残暴,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1938年3月18日,300多名日伪军向宝清西沟与宝石河子之间的尖山子五军密营逼近。为拖住敌人,防止敌人入山破坏联军密营,第五军三师八团一连战士在连长李海峰、指导员班路遗带领下,决定立即抢占左前方的小孤山,阻击日伪军。

小孤山高百米,越往上坡度越急峻,山顶棱线附近是一道50多米长的岩石峭壁,利于防守。李连长带着十二名勇士,迅速攀登山顶,在长五十米左右的棱线上利用地形堆筑雪垒布防,射手各自占领阵地,轻机枪两挺分别架在两端。大家明白,这是决一死战。日伪军认为我军“人数很少”,妄图生擒活捉,战斗在午前11时开始,第一批日军约百余人分西北和东南两面往上冲。陡坡积雪很深,日军跌跌撞撞爬到半山腰时,山顶上突然响起猛烈的枪声,不到二十分钟,枪声停止,日军人仰马翻,滚落山下。日伪军随后在东面大山上架起大炮向小孤山乱轰,炮弹不是落到山前,就是掉到山后,战斗持续了3个小时,近百名日军装备齐全后,

继续向山顶猛冲,又被我小队机枪队打下去。日军又组织了第三次冲锋仍然没有效果。这时,十二名勇士已经阵亡3人。战士们使用的机枪已经换了两次备补枪身,子弹也所剩无几,激战中,连长李海峰多处负伤,仍枪不虚发射向日军,战斗相持一天之久,日伪军强攻不下,彻底被激怒,日伪连长带着十二名勇士,迅速攀登山顶,在长五十米左右的棱线上利用地形堆筑雪垒布防,射手各自占领阵地,轻机枪两挺分别架在两端。大家明白,这是决一死战。日伪军认为我军“人数很少”,妄图生擒活捉,战斗在午前11时开始,第一批日军约百余人分西北和东南两面往上冲。陡坡积雪很深,日军跌跌撞撞爬到半山腰时,山顶上突然响起猛烈的枪声,不到二十分钟,枪声停止,日军人仰马翻,滚落山下。日伪军随后在东面大山上架起大炮向小孤山乱轰,炮弹不是落到山前,就是掉到山后,战斗持续了3个小时,近百名日军装备齐全后,

军共二百余人,将小孤山层层包围,向山顶扑来,此外还在东山用迫击炮向小孤山轰击,一时,弹火纷飞,山巅为之一平。临近傍晚,一连战士弹药消耗殆尽,李连长命令2名总部交通员张凤春等3名战士滑下山区寻机突围,他则独自一人留在山上。当端着枪的日军再次往上蠕动时,李连长扔出一颗手榴弹,四名日军应声倒地,山上再也不见动静。日伪军这才壮着胆子摸了上来,就在这时,李连长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后面的日伪军陆续到达山顶,山上只有12名抗联战士的遗体,却没有找到一件完整的武器。小孤山战斗,仅12名抗联战士抗击日伪军300余人的猖狂进攻,坚持近7个小时,毙伤日伪军近百人,保卫了总部机关和后方根据地的安全。连长李海峰和11名战士壮烈牺牲后,抗联第二路军总部隆重举行了追悼会,并将小孤山命名为“十二烈士山”。

六、西征

日本关东军制定的《“满洲国”三年治安肃正计划》在全东北展开,日军调集重兵,对周保中所在的吉东和赵尚志所在的北满进行讨伐,总兵力进一步增加到5万人,这是自东北抗联成立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严峻形势,固守根据地没有希望,进行反攻又不具备实力,身处险境的东北抗日联军领导层十分清楚,这种敌强我弱的战争形势将会长期存在下去。但只要抗联官兵战斗一天,就能消耗日本关东军的作战资源,只要抗联旗帜不倒,东北大地上的抗日烽火就不会熄灭。而要实现这个战略目标,就要冲出包围圈,到日伪统治相对薄弱的西部地区去寻找新的转机。

1936年6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派出最强的两个主力师一师、三师,周保中的第二路军派出最能征善战的第四、第五军,赵尚志、李兆麟的第三路军也派出了自己的第三军和第六军,他们将分别从南满、吉东和北满的抗日根据地出发,奔赴千里之外的辽河、大兴安岭和嫩江平原,开始了最为艰辛,最为悲壮的西征之路。因此,东北抗联的三路大军先后发动的西征,不论胜败与否都蕴藏着战略上的主动,蕴藏着苦斗中的光荣。

1938年6月,在周保中领导下,东北抗联第三路军从吉东根据地开始西征,目的地是黑龙江省五常县的九十五顶子山,那里已经有抗联第十军在坚持战斗,只要到九十五顶子山与第十军会合,抗联第二路军的西征就取得成功,但日军已经在他们西征的必经之路上布下重兵。8月15日,当抗联第四军连续突破日军20多道封锁线杀到五常县的拉林河畔时,部队从出发的1000多人已经锐减到100余人,这时,他们只要度过拉林河就能到达目的地。然而,因缺少子弹,战士们只能用刺刀与日军搏杀,当军长李延平,副军长王光宇率先冲到拉林河边时,身边只剩下10余名战士。军长李延平带着剩下的十几名战士与四处搜捕他们的日军在拉林河畔周旋,准备伺机过河。但在几天后的一大队已撤,气急败坏,集中火力向女战士们疯狂进攻,企图活捉妇女团战士,并一步一步向冷云和七名战士逼近,突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在逼近的日军中响起,八名女战士掏出了最后几颗手榴弹,硝烟过后,八位女战士互相搀扶,昂然走近乌斯浑河,壮烈殉国。历史不会忘记八位女战士的名字:冷云、胡秀芝、杨贵芝、郭桂琴、黄桂清、李凤善、王慧民、安顺福,她们的平均年龄只有19岁。在东北抗联的西征路上,有多少像八女投江这样英烈千古的悲壮之歌。

第五军一师主力突围后,11月初到达刁翎后方基地,第二路军西征遂告结束。第二路军西征历时5个多月,战斗百余次,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使日军聚歼抗联于“三江”地区的企图落空,牵制了日伪军大量兵力,策应配合了松花江下游地区其他抗联部队的转移。

1939年初,日伪当局继续对三江地区进行大“讨伐”。6000余日伪军编成10余支“讨伐”队,对吉东地区的抗日联军实行分区封锁,轮流围攻。

抗联第二路军在1939年3月至1940年3月的反“讨伐”中,作战200余次,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策应了第一路军的反“讨伐”作战,配合了第三路军在松嫩平原开展游击战。他们在冰天雪地的山林荒原上,不分昼夜地行军作战,许多战士饿死、冻死、病死,但部队仍然坚持战斗,表现了钢铁般的意志和英勇顽强的精神。

 

 

上一篇: 第一路军抗战
下一篇: 第三路军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