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后期斗争

1940年11月至1942年12月,日伪军的围剿更加频繁,“转移是为了更有效的坚持战斗”,为避免损失,根据与苏联远东军达成的协议,大部转移至苏联境内,东北战场只留少数小股部队与日伪作战,骚扰敌人后方。

1941年初,为统一领导和管理,抗联在苏联远东境内建立了南北两个野营,北野营位于黑龙江边,能与外界联系,又非常隐蔽,先期过境整训的第二路军总部直属部队、第三路军三支队约300余人驻扎在此;而南野营是抗联第一路军警卫旅和二、三、方面军约500人驻扎于此。周保中担任这两个野营的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人。南北两个野营的建立,使处境艰难的东北抗日联军余部获得了训练和休整的场所,为后来重返东北战场,完成收复东北失地的历史任务提供了条件。

周保中曾在对野营领导干部的指示信中这样写道:“要知道,战斗的要诀在于消灭敌人,保存自己,达到战胜的目的。无论现在兵器如何发达,步兵作战仍居主要地位,而步兵部队的唯一战斗手段是依靠射击,近距离还需要用刺刀肉搏。”因此,他要求每个指战员和政治工作人员,都要“尽心练习瞄准演习和实弹射击,将自己培养成“沃罗什夫式的、朱德式的射手”。

为培养东北抗日救国游击运动的军事政治干部,锻炼优秀游击战士,抗联领导人周保中、李兆麟和苏联远东军方面协调研究决定:将留在苏联远东境内的东北抗联部队加以扩充整理成立抗联教导旅。1942年8月1日,正式组成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亦称苏联远东方面军步兵第88旅),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治副旅长,崔石泉任参谋长。下辖4个步兵教导营、两个直属连(迫击炮连、无线电连),全旅约有1000人,其中原抗联队伍700人。按照正规军建设的要求和战时需要,结合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实际,在苏军帮助下,对指战员进行系统的现代化军事训练,包括爆破、空降、滑雪、通信的功能特殊技能训练。

在苏联境内整训的三年多时间里,教导旅一边整训,一边从营地陆续派出小部队返回祖国东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