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记述

作者:李援朝

1936年春至1937年夏,在黑龙江伊春地区,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了一所政治军事学校。学校最初(1936年4月)校名为“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政治军事学校”,1936年夏改为“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以下简称军校)。它出现在抗日游击战争极其频繁、环境极其艰险、物质极其贫乏的小兴安岭密林深处,成为抗日联军军政干部的教育基地。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它造就了许多革命和战争的骨干,它所培养的政治干部和军事指导员,率领英勇的抗联战士驰骋在东北抗日游击战场,为抗战的最后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一、赵尚志对军校的贡献

从有据可查的史料中看,黄埔军校出身的赵尚志对创办军校作出了巨大贡献。

(一)军校是在赵尚志倡导下创办的

1936年1月下旬,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东北抗日同盟军第四军、汤原反日游击总队、东北反日民众救国军及自卫军的领导人,在汤原县吉兴沟附近召开东北民众反日联军军政扩大联席会议(汤原会议)。赵尚志是“扩大联席会议”发起人之一,被推举为“北满抗日司令部总司令”,他组织和参与了会议决议的起草和讨论。在1月25日《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军政扩大联席会议决议》中明确指出:“为了教育和养成大批军政干部,在政府之下,设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政治军事学校”,①并确定了学校领导的人选问题。

(二)建立汤旺河后方游击根据地,为创办军校打下基础

北满抗日司令部为北满抗日游击战争最高军事领导机关,在统领战略部署、统一指挥军事行动、统筹安排给养方面起了重要作用。赵尚志领导的抗联三军到江北之后,联合六军和其他部队,以小兴安岭为依托,扩大了汤原根据地,开辟了汤原、通河、木兰、东兴(今合并于木兰)、巴彦、庆城(今庆安)、铁力、绥棱、海伦等新游击区,此间赵尚志亲自部署和签发命令,派张寿狠(李兆麟)率部武装占领了汤旺河沟里为后方基地,使小兴安岭汤旺河一带完全在我抗日部队控制之下,汤旺河沟里成了三军、六军进行休整和训练的后方,为开办军校创立了条件。

(三)注重建章建制,搞好军校建设

规章制度是学校建设的保证。经过正规军校训练的赵尚志深谙此理。因此,他主持制定并签发了《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临时简章草案》,对军校的办学宗旨、组织机构、教育课程、以及各种纪律学员毕业方向都有详细、具体的规定。同时他还主持制定了《军事教育纲领》,规定了军事课的教育目的、原则和具体要求。为搞好“学生自治及协助学校行政”的民主管理,在学校制定了《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学生委员会简章》。

(四)担任军校校长,组织学校建设

赵尚志校长在戎马倥偬中,亲自过问、组织和调派教官和学员事宜。如赵尚志给三军四师领导写信,指示其与吉东特委商谈选派教官事宜。又如赵尚志派张寿狠为军校第一任教育长,直接负责领导学校工作。派于保合为无线电学校校长,创办抗联无线电学校,后与军校合并。

以上事实说明,赵尚志对创办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和学校的建设和组织贡献巨大,功不可没。

二、军校概况

1936年4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六军在黑龙江汤旺河沟里创办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它“适合于伟大动荡时代之新的政治知识、军事战斗技术,为创造大批军政干部,以形成有系统之政治领导与军事领导为宗旨”。②聘请东北抗日联军各军军长及民族革命战争中军政领导者组成学校的最高权力机关——校务委员会,由校务委员会指定学校领导人。当时指定赵尚志为校长,李华堂(在1939年因困苦而叛变革命)为副校长,张寿狠(李兆麟)为教育长,张不久带兵离去,由侯启刚为代理教育长(主持日常校务工作),并以校长为处理校务之最高负责人。在正副校长及教育长的指导下,设政治主任教员一名,以政治主任教员为主席,和政治教员组成政治教育委员会,从事政治教育;设军事主任教员一名,以军事主任教员为主席,和军事教员组成军事教育委员会,从事军事教育;此外,设总务主任、秘书、会计、管理员,以总务主任为主席组成总务委员会,从事学校的政治军事教育以及各种行政工作。主任以下的工作人员,均由校务委员会或校长聘请,或由各军推荐。

军校制定了严格的招生制度,1936年9月10日的《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临时简章草案》(后附招学简章)对入学资格规定:“凡在民族革命战争中有相当战斗历史,真正为抗日救国者,不论是否识字及文化程度高低,经联军各军及反日部队领导机关签名派送,经本校批准者,皆得入军官班;凡具有中等学历,经本校考试或抗日救国会代为考试而认为合格者,皆得入本校学生班。”③招学简章规定入校有六道试题:(一).“满洲国”所行的教育是什么教育?(二).“满洲国”究竟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三).日本会永远统治东北到底么?(四).国民党为什么卖国?(五).东北青年的出路是什么?(六).东北抗日联军有几个军?都在什么地方活动?经过严格的招生审查后,学员才能进入军校参加学习。

军校教官共有六位,具体情况如下:第一期教官为2人:侯启刚、张德。

第二期教官为3人:侯启刚(讲政治课和统一战线课)、张德(讲《资本论》和军事学)和张文廉(讲地形学和文化课)。第三期教官为4人:张德、雷炎、于保合(电信)和王玉升(军事课)。其中,侯启刚为教官,后来任代理教育长(仍担任教官)。军校的秘书张文廉也兼任教官,讲授自然常识和文化课。

军校的学习条件很艰苦,教室设在原来伐木工人住的木刻楞工棚里,上课时学员们都坐在火炕上,挂在墙上的黑板是学员们自己动手做出来的白木板,教员使用的粉笔是学员们烧出来的木炭,在“黑板”上写满、画满了,就抬到河边刷洗干净,晒干后再写、再画。没有纸和笔,学员们就用木炭当笔,白桦树皮当纸。直至后来六军夏云杰军长送来一些缴获的纸张、铅笔和文娱用品,才使学习条件得到了改善。从第二期开始,为每个学员发了一支铅笔和一个本子。学习不仅有了黑板和粉笔,还有了油印机、油墨和自己编印的教材。

军校培训的学员第一期(1936年4月至7月)人数为60人左右。第二期(1936年7月至11月)学员总数为100人左右。第三期(1936年12月至1937年6月)学员总数为100人左右。三期学员人数合计为260人左右。

军校学员的组成,是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第六军的干部为主,部分来自抗联第四、九、十一军。

军校学习结束时进行毕业考试(口试),发毕业证书。毕业证书是用缴获敌人的厚纸,用油印机套色印制,上面印有党旗图案,还盖有校长和教育长的印章。

由于处于战争环境,军校曾几次迁移校址。军校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的前一阶段校址在伊春河畔,位于现伊春市区大桥附近,伊春河的南岸。(有人认为,军校的校址在伊春河北岸现北山公园一带)。第二个校址在乌敏河边,后又迁到翠峦河畔,都是在浩瀚的小兴安岭密林深处。

三、军校课程设置

军校的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根据教学方针、目标制定,包括政治教育课、军事教育课、文化教育课三个方面。

(一)政治教育课

政治教育课是通过课堂教育,传授革命思想,培养革命精神,启发学员的政治觉悟,提高认识能力,激励战斗意志的教育活动,是军校的主课。

军校的政治教育课,主要讲授政治经济学常识、中国近代史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和策略。政治经济学重点介绍《资本论》中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如什么是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什么是剥削,以及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帝国主义为什么要侵略,什么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什么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讲解中国近代史,着重讲述鸦片战争、“九·一八”事变等帝国主义侵华史;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情况;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进行万里长征的情况等。还学习巴黎《救国时报》里的有关文章、莫斯科出版的《共产国际》刊物和党的文件如《八一宣言》等。

(二)军事教育课

军事教育课是通过有组织的教学,对学员进行军事理论教育和实践训练,引导受教育者掌握军事战争基本知识,掌握武器装备与使用技能,培养严格的纪律和良好战斗作风的教育活动。

军事教育是军校的重点课程,校长赵尚志主持制定了《军事教育纲领》,《纲领》指出:“军事教育在促进革命斗争中的军队作战基础上,达到以迅速敏捷行动消灭敌人,或避免以外的损失与牺牲为目的”、“根据抗联部队的特殊性——正规军的形态基础,游击队的斗争生活,军事教育要注重实际效用,把常识与斗争经验教训连贯起来,除却形式主义。”⑤

军事教育课讲授的课程有:人民战争思想,游击战术。讲解什么是人民战争和如何开展人民战争。讲述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旧军队的不同,在于在战争中要特别注意党的 地方工作、群众工作和敌军工作的关系,要依靠人民群众战胜敌人。注意联系实际战例讲解埋伏袭击战、伪装战、夜袭战、诱敌战等游击军事战术。重点讲解红军在井冈山时期采用的游击战术原则,特别是毛泽东总结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敌疲我打”的十六字诀。讲授军事基础知识,诸如侦察、警戒、进攻、防御、行军、宿营、通信联络以及部队的装备、供给、卫生、防护等常识。还讲授射击技术、武器的分解与结合,如何利用地形、地物,军用地图的识别、比例尺的应用、距离的测算等军事技术,以及与军事有关的气象、地理知识等。军事教育课还包括出操(队列、口令)、紧急集合、行军、射击、拼刺等方面的军事训练。

(三)文化教育课

由于许多抗联干部系工农出身,文化水平较低,文化教育课程的重点是识字与写字。通过文化教育课的学习,大多数学员都能达到可以写信、读写军事命令和看懂文件的水平。

由此可见,当时军校的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是相当丰富的。

四、军校的纪律

军校的纪律是学员在学校集体生活中遵守秩序、执行规章制度命令和履行自己职责的行为准则,是搞好军校管理、搞好教学、搞好军校建设的重要保证。因此,军校成立伊始,在第一次校务会议中,就讨论和通过了《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各种纪律详则草案》。这个草案包含惩罚总则和纪律详则规定两部分。它强调:“军政教育中心,无论行动或思想,主要则为整齐和一致,而整齐和一致,有应有其标准,至违反此标准者,除严加教育外,又必须加以惩罚。”⑥

《纪律草案》惩罚总则分六种,包括:(一)开除校外;(二)解除武装处罚劳役;(三)举枪立正;(四)处罚勤务;(五)徒手立正;(六)口头警告。

《纪律草案》详则规定包括: (一)关于军纪、风纪纪律条例;(二)关于军礼纪律条例;(三)关于值班勤务纪律条例;(四)关于武器保存纪律条例;(五)关于弄枪走火纪律条例;(六)关于公发公有物品保存纪律条例;(七)关于授课时间纪律条例;(八)关于内外勤务纪律条例;(九)关于其他日常生活纪律条例;(十)关于夜间紧急集合纪律条例。

《纪律草案》指出:“以上所规定各项处分条例,当然不止于单纯处分而已,首先在于其自觉错误根源在何处,故每于其接受处罚后,尚须申述其受处罚是否正确,并以后能否改正与觉悟,使同学认为满意而后止。”⑦

在军校,由于参加学习的都是各部队的政治军事干部,思想觉悟和政治军事素质都比较高,大家都能够服从命令,自觉遵守纪律,几乎没有受到处罚的。

作为一所政治军事学校,制定严格的纪律是绝对必需的,它体现了学校办学的严谨性和正规性,正如《纪律草案》最后指出的:“我校创立未久,诸应建立,纪律详则乃规范与创造革命军人之模型。我全体学员同志,应思本校之宗旨与你们自身任务的伟大,努力修养自身以期造成不屈不挠之伟大的革命战士,而完成我中华民族与社会解放事业。”⑧

五、军校学生委员会和军校文娱、体育活动

在学校建设中,在抓好各项工作的同时,学校十分重视学生委员会的工作,注意发挥学生委员会的作用。建校不久,着手制定了《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学生委员会简章》。

《简章》明确提出,军校学生委员会以施行学生自治及协助学校行政为宗旨;学生委员会的最高权力机关为学生全体大会;学生委员会由全体学生大会选举产生;学生委员会对全体学生大会负责;学生委员会每月改选一次;每旬召集全体学生大会一次,以备报告工作和取得大会的指示,并开展学员自我批评的斗争;全体学生有三分之一以上请求召集大会时,得随时召集。

学生委员会根据工作分工,除指定主席一人外,设置下述各委员。(一)经济管理委员;(二)战术研究委员;(三)政治研究委员;(四)壁报委员;(五)俱乐委员。学生委员会还规定每五日开会一次,以备检查工作和布置工作。

《简章》对规范军校学生活动,搞好学校的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管理,活跃学员的课外生活,起了重要作用。

尽管军校物质条件极其艰苦,但师生的精神生活却极其饱满、充实。在紧张的学习之余,课外活动安排的丰富多彩、活泼愉快,出壁报、写标语、教唱歌,校园里到处可以听到嘹亮的歌声。作为教室的木刻楞工棚,不光兼作宿舍,也兼作俱乐部。学员们组织文娱活动,在里面有时进行歌咏比赛,有时讲革命故事,有时编演抗战话剧,据当时军校教员张雷回忆:“有一次,在工棚子里演出过《抗战一定胜利》的新戏。扮演日寇军官的是朝鲜族徐光海同志,他演得很逼真,受到了大家的称赞。”⑨

在教室的外面,有一大片空地,经学校师生共同平整,理出一块操场,同时也把它作为足球场。操练时,大家在这里练习队列、射击、刺杀、搏斗;休息时,学员们在这里进行足球比赛(只有一个足球),开展体育活动。健康有益的文娱、体育活动,丰富了军校师生的课外活动内容,陶冶了情操,增强了体质,军校“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是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中,东北抗日联军发展时期创建的一所培养抗联军政干部的正规学校。在抗日战争艰苦的岁月里,北满抗联的军政连以上干部大多数都在这所学校学习过。这所学校使学员迅速提高了政治觉悟,坚定了抗战的信心,并掌握了一定的军事知识,为适应抗战需要造就了一批军事政治干部。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的历史是东北抗日联军政治思想工作史和政治军事教育工作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东北抗日联军的斗争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研究抗联军校的历史,不仅是研究东北抗联发展历史的重要内容,而且对研究东北抗联文化,继承和发扬抗联精神,振兴中华,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作者单位:中共沈阳市委党校)


注释:

①《东北民众反日联军军政扩大联席会决议》,《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5,中央档案馆、东三省档案馆,第421页。

②③④《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临时简章草案》,《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6,中央档案馆、东三省档案馆,第206页、208页、210页。

⑤赵俊清:《赵尚志传》,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87、288页。

⑥⑦⑧《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各种纪律详则草案》,《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7,中央档案馆、东三省档案馆,第75页、84页、84页。

⑨张德:《在密林中办学》,《黑龙江文史资料》第二辑,第149页。